第二章 狂欢节

鸥历 841年水月 9日


魔导院斗技场上,铺天盖地的砍杀生、刀枪撞击声、呐喊声、怒吼声不绝于耳。整块斗技场在候补生们的践踏下发出悲鸣,漫天的黄沙和黑烟将碧蓝的天空染成灰蒙蒙的一片。

热血的气息弥漫整个斗技场,使得候补生们都杀红了眼。候补生们的刀剑铿锵伴着漫天齐发的魔法震慑着高大的青铜石人——军神石像鬼。而石像鬼则是如同一棵生根了的古树,挺挺地立在那里,迎接候补生们如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的魔法轰击。

一个战斗区域的石像鬼倒下了,另外一个小战场上的候补生不幸被石像鬼的铁拳扫到,弹飞至小战场四周设立的巨型防御墙,墙壁被砸得滋滋作响,还泛出圈圈白涟。

这是魔导院开设的实战演习,目...

第一章 聚集的候补生

鸥历 841年水月7日


Velvet觉得自己正躺在一片松软的草坪上,阳光化为一道道暖流在她周身流淌。

她觉得这里既熟悉又陌生。

鼻腔里满满都是干草和大麦的味道,啊,对了,这是卡露露陆行鸟牧场的味道。陆行鸟与生俱来就有一股异味,代代人都在改进饲料的配方根除异味,终于有人成功研发出了一种饲料,它让陆行鸟散发出一股大麦的淡香。

据此,Velvet判断这里是卡露露。

但……又有哪里不太对劲。

自从她有意识以来,耳边时不时传来“滴滴”的电子音。

她可不记得卡露露有过如此高科技的东西。

卡露露很小,站在村头就可以清晰看到村尾那户人家晾出的内衣颜色。一家人新添置了什么,第二天...

序章 远离Agito的候补生

鸥历841年 水月1日
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地上,雨水顺着帽檐,划入眼中,Velvet的视野顿时一片模糊。
Velvet用力眨了下眼,由于正骑着陆行鸟,她可没有闲工夫抽出一只手揉眼睛,万一摔下陆行鸟,她爹妈就把她给忘了。
“真是糟透了!”这句话是Velvet一直重复的。
视野所及之处都是茫茫的一片白,雨水狂落,这根本不是水月的一场普通降水,分明是军神西瓦和伊芙利特的冰与火的终极对决,从天而降的也不是什么滴滴雨滴,而是凝聚了两位军神魔力和杀意的颗颗水弹!
清晨开始狂风四起,然后忽得一声惊雷,魔导院顿时就被雨幕给罩住了。
因为气候的原因,今天是个糟糕的出击日。天降暴雨,不仅会降低能见度,还会影响火魔法的效果。魔...